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主页 > 人物风采 >

2020年,愿你: 脸上挂着申请撤诉的倾城微笑 胸中怀着维持原判的喜悦心情

来源:创新中国周刊    编辑:金果    发布时间:2019-12-31    

     本报讯(记者 苏玲玲)再过几天,就到2020年了,对在一线办案的员额法官们来说,似乎马上就可以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心底暗暗说一句:终于快到元月份了,可以稍稍休息一下了。

       每年的12月,都是很难熬的一个月(至于为啥难熬,也只有身在此中的人才知道,彼此默默地握个手,一切尽在不言中。也不是故弄玄虚,欲遮还掩,只是这理由,说了未必有人相信,还会显得矫情;一点不说又让自己好生委屈,只能在纠结中徘徊,在徘徊中度日)。

       用我们秦法官的话来形容每年的12月,那就是一场长长的梦魇,身心俱疲,明明是累到没有一丝力气了,按理说应该倒头就睡的,躺下来却总是很难入睡。每天早上三四点钟就会醒来,再也睡不着了,就思量着把手里的案子再筛一遍。看还有哪个案子能在12月底之前审结,哪个案子还需要补充证据,哪个案子还能再调解。天还没亮,就急急忙忙赶到单位,总有案卷材料等着要看,总有判决书等着去写。虽然这种情况早已经成了常态,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儿,但这毕竟是年底,谁都想清清爽爽好好过个年,赶紧过完这个月,把今年的工作做个了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那日清晨,二十多辆警车一字排开,依次驶出大门,一个多小时以后,它们陆续回到单位。

       一直等到庭审结束以后,这二十多辆警车会再次开出去,然后再开回来。

       白底蓝字的警车,醒目的警灯闪烁,一次二十多辆的阵势,这在小城里是一道很惹眼的风景线,陆续就有亲戚朋友询问:这是干什么?有大行动?集中执行?……

       也有细心的会发现,同样的场景近期已经上演了多次。确实是,这件案子由于案情复杂,人数众多,前段时间,单是开庭就连开了三天。

       当初承办案件的秦法官看案卷材料用了一个月,准备庭审用了两个月,开庭用了整整三天。连着三天的庭审结束后,秦法官坐在审判椅上起不来了,一动不能动了,送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过度劳累引起的急性腰肌劳损,并要求病人必须卧床休息。

       卧床休息?听到这句话承办法官只能苦笑,那案子怎么办?判决书谁来写?

       一般出现这种情况时,通常大家都会有这样一种思维,就是:单位就你一个人?你以为你是谁?离了你工作就不能进行了?罪犯就不能受到处罚了?原告的欠款就要不回了?……

       当然不是这么绝对,这世上没有谁是谁的唯一,工作也一样,不过,如果逐条驳回去,就显得有点钻牛角尖,不大度,当然,也没力气没闲心去纠正。

       理解的无需解释,不理解的呢,就算你磨破了嘴皮TA也只是认为你在掩饰毫无意义。

       但对办案人来说,案卷材料是你阅的,庭审是你主持的,案情是你最熟悉的,怎么个判法早已成竹在胸。所以如果此时再交出去,看上去接手的同事是只写个文书,但其实所有的工作很大程度上就得重新再来一次。

       所以办案法官们都有个很直接的观念在心里:不能推出去再麻烦别的同事们了,自己能写就写了吧。

       等到说出来时,就更直接了一点:这是你的案子,你不写判决让谁写?写完就好了吗?

       当然不是,写好了还要开庭宣判,等待被告人上诉。秦法官这个连开了三天庭的案子刚宣判过没几天,就已经陆续有被告人提出上诉了,她需要仔细核查书记员整理好的上诉卷宗,防止出错。这件案子的审理报告她写了21万多字,判决书写了5万7千多字,单单是审理正卷就有一千多页,三大本。如果无法想象这个工作量的话,可以再说个数字对比下,咱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前80回是61万字,这一个案子单是审理报告和判决书一共26万多字。再加上她审理的几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按照一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平均近二百本案卷的数量来粗粗统计一下,就今年审理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她看了一千多本案卷材料,这还不包括日常需要审理的故意伤害、盗窃、抢劫等等那些常规案件。算一算每个案件从阅卷开始到最后审结要干多少工作?

       一般复杂点的刑事案件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多数都会上诉,所以承办法官就需要再整理上诉材料,将上诉卷呈走,然后就是等待二审结果。

       所以一个案子只有等到判决书生效才是真正的审结,每每到那时,法官才会感觉是真正结了一个案子,才可以略略放松一下,开心地笑一笑。

       秦法官说,前段时间有个极闹心的案子,辩护人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律师,庭审中一直多次重复发表辩护意见,经过提醒后,在接下来进行的庭审中,他就不停地指责法官干涉他发表辩护意见,说法官年轻不懂事……

       整个庭审下来,他的发言中与案件有关的不超过总话语的十分之一,原本一个非常简单的故意伤害案,原定一个小时左右的庭审,硬是给延长到了快四个小时,不仅影响到了自己的其它庭审,还影响到了法警队、后勤服务中心等等跟着一起忙到晚上八九点钟。

       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宣判后,被告人表示对判决无意见,不上诉,结果被辩护人狠狠训斥一番,提出必须上诉。

       等到二审维持原判的结果下来以后,秦法官再通知这位老律师时,他竟然挂断了电话,再打,就被设入黑名单了。

       秦法官平静如水,状态极好,对这位老律师如此失风度的做法微微一笑。

       秦法官毕业于西南政法,从事刑事审判多年,当年全国有名的郑州“皇家一号”涉黄犯罪集团案就是她主审的。她办公室里堆的到处都是案卷材料,她手边永远都放着一本《刑法》。找她很好找,要么是在审判庭里开庭,要么就是在办公室里写文书。

       某一日快下班时在她办公室看了一个诈骗案的证据材料,先拿起其中一个手机查看聊天记录,看了没多少,突然恶心到想吐,扔下手机,强按住想到卫生间将手洗上18遍的冲动,瞬间厌恶到极至: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阴暗卑鄙的人?怎么能做出这样龌龊无耻的事情?这倒罢了,凭什么要来污染我们的眼睛?

       秦法官笑着教导:木心说过,看清世界荒谬,是一个智者的基本水准。看清了,不是感到恶心,而是会心一笑。知道不?你好好修炼吧。

       我肯定不是智者,能不能先吐一吐,然后再会心一笑?

       记得有人诟病过国人的问候语:吃了吗?

       其实,在单位,大家的日常问候语早就成为:手里还有未结案吗?还有多少能再结一下的吗?收结案比达到多少啦?

       时间所剩无几,问候者关心切切,被问者心潮起伏。每每会回答:能不能关心下我吃饭了没有?

       我们都知道,人应该立足当下,但在年底之时,回顾一下历史也是很有必要的,抓住其中的幸福点,好好回忆,细细体味,才能恢复元气,自信满满,更好地展望未来,为明年的工作开个好头。

       于是便追问秦法官,2019年的幸福点是什么?最开心的是什么?

       她说,我的幸福点就是把手里的案件审结了,最开心的莫过于二审维持原判。无它,这是对自己一审工作的肯定。

       幸福原来如此“简单”,开心原来这样“到来”。

       再见2019,你好2020。

       祝来年,大家脸上都挂着申请撤诉的倾城微笑,胸中都怀着维持原判的喜悦心情,逢相见,只问:你吃了吗?

责任编辑:王轩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服务协议 | 联系我们 | 加盟我们 | 人员查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13号院  邮编:100088

电话010-56183678  邮箱 scbcxzg@163.com

版权所有:创新中国频道 Copyright © 2000-2016 SCBCXZG.COM All Rights Reserved.